水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水泥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消息】狍子趣话之狍子的母爱

发布时间:2020-11-22 12:10:07 阅读: 来源:水泥厂家

  生活在北大荒的母狍子由于经常受到狼群的攻击,练就出一种生存本领:它们在生下幼崽后,从来不需要休“产假”,而且幼崽要在两分钟内学会站立,然后奔跑。所以对母狍子来说,利用两分钟时间如何为体现母爱,就显得十分关键,因为这关系到幼崽的生死问题。

  一天,在狍群里有两只母狍同时生下了幼崽。幼崽看起来像羊羔一样可爱,柔软,刚一落地就挣扎着要爬起来。只见它两前腿刚站直又歪倒了,继续翻身站立,终于站起来了。但欲走动时又摔倒了,如此重复了十几次。这时,其中的一头母狍子心疼地把幼崽唤到跟前喂奶,另一头母狍子则态度坚决地看着幼崽在艰难地爬起、倒下;再爬起、再倒下。当幼崽好不容易站立起来,凑到它跟前要吃奶时,它竟决然地将幼崽推开,致使它再次倒地,继续重复着站起、跌倒;跌倒又站起的动作。不过,幼崽很快就站稳了,并且能跳跃、奔跑了。而那头只顾着吃奶的幼崽,仅仅能勉强依偎在母亲的身边站立而已。

  在四周潜伏的狼群嗅觉是非常灵敏的。它们很快从空气中嗅到母狍胎衣的血腥味儿,意识到狍群里有小生命刚刚降生。这是捕猎的最佳时机,于是便迅速向狍群逼近。狍群见状本能地奔逃,最早学会奔跑的幼崽紧紧尾随着母亲后面逃命。而另一头幼崽由于贪吃母乳,错过了在两分钟内锻炼的机会,只能摇摇晃晃地跟在母亲后面。慢慢地,它掉队了,落在了最后面,最终被扑上来的狼群活活地吞食了。

  我的三爷是远近闻名的猎手。他讲了这样一个故事:一天,三爷与一只母狍子相遇了,在陡峭的悬崖半腰对峙着。三爷手里端着黑亮的猎枪,可不能扣动板机,因为他的枪里根本没有装进铁砂。现在他拿它对着母狍子是想先从气势上吓住母狍子,让母狍子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乖乖地就范。

  就眼下三爷与母狍所占据的位置而言,三爷占了绝对的优势,而母狍子的背后却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。一旦受到攻击,掉下悬崖就会摔成粉身碎骨的。三爷和母狍子仍在对峙着,三爷后悔下山前退出了枪膛里的铁砂,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,主要是怕在下山的路上碰到猎获目标禁不住持枪追赶,延误了回家的时间。可这一次下山却遇到了意外,当他走到山崖半腰时,一只母狍子出现在他前边不远的地方。他怕误了回家给女儿做饭,本来不想追赶那只母狍子,可那只母狍子却在他前面跳来跳去,像有意逗他。三爷摘下肩上的枪,朝母狍子做了一个瞄准的动作,那只母狍子便惊慌地跳下山崖。三爷想看个究竟,也随后来到山崖边。可他没寻到母狍子,便赶回家里忙着给女儿做饭。

  三天后,三爷在崖下终于找到了那只母狍子,它是从崖上摔进一口枯井里的。可能是年深月久的缘故,那口枯井已被落叶填得只有一米多深,可母狍却死了。让三爷惊奇的是母狍子的身边居然还有一只幼崽,很显然,那是只刚出生的幼崽。可惜它也死了,是在母狍子紧紧地拥抱中死去的。

  三爷看到井口旁有母狍子的足迹,很显然那只母狍子上来过。一米多深的井,母狍子是能上来的。可三爷觉得奇怪,既然它跳出井口了,却怎么又回去了呢?只能有一种解释,三爷含着眼泪说,它舍不下自己的孩子,于是它又回到井里,母子便死在一起了。三爷说,他永远忘不了它们紧紧搂在一起的样子,是一个母亲对于孩子最后的温暖。

  我的侄子是学兽医的,他给我讲了一次上解剖课的怪事,让他终生难忘。那次解剖课是解剖一只狍子。在他们眼里,解剖动物已司空见惯了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可今天解剖的狍子有些与众不同:它的体型略微臃肿,步态有些迟钝,看人的眼神很温顺,有一丝讨好乞怜的神情。

  指导教师和学生谁也没有注意它的体态和眼神,他们只对动物实验程序感兴趣。学生按老师的规定,向它的腹部注入了常规剂量的麻醉剂,这个剂量是经过多少次实践确定下来的。剂量少了不行,那样狍子是非常痛苦的;多了也不行,狍子可能因麻醉剂中毒而被彻底“麻”过去。在无数次的教学中,这个剂量基本没有变过。但这个常规剂量对它却丝毫不起作用。注入麻醉剂后,它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,一点儿预期反应都没有出现。老师就嘱咐学生按照刚才的剂量再注射一次,但是还是不行,它不但没倒,还抬头看着穿白大褂的人们,原来温顺、甚至有些讨好乞怜的眼神里,有了明显的悲哀,同时起劲地连连摇着尾巴。老师很奇怪,注进狍子体内的麻醉剂已经是常规量的两倍了,怎么可能对它丝毫不起作用呢?老师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,只好对学生说,再追加一次麻药。老师想,这次应该可以了吧?但还是没用,只见这只被注射了三次麻醉剂的狍子强力支撑着它那臃肿的身体,用它四蹄牢牢地撑着地面,左右晃了几晃后,才使自己的躯体稳住没倒。这时,它又抬起头来看着人们,它的眼神已不再是刚才的乞怜与哀伤了,而是放出一种强烈的、充满了痛苦和迷茫的亮光,它就是这么坚定地站着,就是不让自己倒下来。老师终于注意到了它那奇怪的目光,但只是感到奇怪和不解,却没有多想,也没有时间多想。没有别的办法,急忙招呼学生们赶紧将它抬到手术台上开始操作。胆子大的同学七手八脚地将狍子抬到手术台上,将它的四腿牢牢地固定住。

  右手持手术刀的学生十分紧张地将刀刃划向了它那起伏的肚皮。按老师指点的程序,一层一层地切开皮肤,进入肌肉层,再打开那略显鼓胀的腹腔……就在这时,一个令人非常惊骇的悲惨场面血淋淋地暴露在大家的面前:狍子的肚子里竟然有只幼崽!那幼崽看似温柔可爱,却已经松弛瘫软,毫无气息。那安详、没有任何痛苦挣扎的样子看了实在让人揪心。可它不可能感到痛苦,那是伟大母爱的一种本能的信念给了狍子神奇的力量,但狍子却阻止不了化学药物在它体内的迅速渗透和蔓延。狍子和它的幼崽死了,死的没有一点儿痛苦!

  手术室里静极了,大家像被点了穴般地站着不动,泪眼模糊地注视着这个惨不忍睹的场景,只觉得一阵阵悲哀在猛烈地撞击着自己的心灵……手术台上,那只狍子仍毫无声息地如死去般地躺在那里。少顷,很大的一滴眼泪从它那半睁着的眼睛里流了出来,顺着它的脸慢慢地滚落下去,滴在手术台上……它在想:人和狼谁更残忍?

armani exchange

chloe

lv智能手表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