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水泥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创客2015政府如何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物流

发布时间:2019-11-29 12:11:34 阅读: 来源:水泥厂家

创客2015:政府如何做一个“安静的美男子”

新华网上海4月13日电 “让一个陌生人喊你起床,他可能今天是学狗叫,明天是唱小苹果,后天唱我的太阳……”面对一个“95后”毛头小伙的创意,查立,曾培育出“饿了么”等知名创业项目的天使投资人,下了一个结论:“没市场,很扯。”

可是,3个月后,这个主打“陌生人叫醒”的APP下载量过了千万。

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创客,尤其是“90后”!查立承认自己“看走了眼”——这些人是未来的主流消费人群,而且拥有和前一代人完全不一样的思维方式、不一样的造梦与圆梦的环境。

无限可能,是创客的魅惑,是创新的魅力,是创业的魅影。在当下中国,没有人能定义,“创新-创客-创业”这一链条中正孕育着多少可能性。

创客:永不言弃

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。对于创客而言,“要雨有雨,要风得风”。2013年第一届321中国创业节在上海举办时,口号是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,2014年变成了接天气、地气和人气。2015年,连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到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,以至于主办方找不出更靓的标语了。创客空间上海“新车间”创始人李大维深信:春天,创新、创客、创业的春天,都来了!

这也是一个最残酷的时代。人人猎头创始人王雨豪说,如果创业者无法领略这个时代新的技术所带来的思维、制度和规则的变化,你就像那些拿着小米加步枪的战士跟装备飞机大炮的军队抗衡。

功夫熊联合创始人孟军贤在2013年就感受到了这股创新创业的热力。当时他从百度出来创业,做一款记账软件,但市场反响不好。要求生路,必换方向。孟军贤和他的创业伙伴先后想过做互联网教育、奶粉海淘,甚至情趣用品,无一成功。

最痛苦的时候,个人微体验让创业峰回路转:体检报告显示,颈椎毛病日益加剧,需要好的按摩师常年按摩。“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,基本住在城市边缘,而按摩店都在三环以内,为什么不叫师傅上门呢?”了解按摩师的人知道,这个群体在线下没有姓名,只是一个号码,且抽成非常少。“找准这个‘痛点’,预约上门推拿的‘功夫熊’就做成了。”

永不言弃!孟军贤的创业经历,再次为这句流行歌词添加注脚。

所谓创客,就是这样一群人:从兴趣出发是其初心,“想做就做”是创客精神的根本,抱团、开放、分享、共创是创客群体的特质。

关键是,能否实现从创客到创业的“三部曲”式飞跃:创新需求—创意预售—产业化。所谓创意预售,关涉当下十分时尚的众筹——根据对创意点赞者的买单需求来筹集资金、定制产品,相当于科技发明的中试阶段,是创客到创业嬗变的最关键一步。而产业化,则离不开各种商业化孵化器、加速器,这是实现从创新到创业的最惊险一跃。

创新:“民主化”趋势

是什么点燃了当今史无前例的创新创业激情?

技术是风,商业化是柴,创富之心是火。

且看“风”从何处来——

麻省理工学院的创新管理教授埃里克·冯·希贝尔在《创新民主化》一书中指出,创新日益显示其民主化倾向,而且,这种倾向正在快速发展。开放的知识社会的流体特性,使得传统实验室及科技创新活动边界消融,推动了创新民主化,催生了创新2.0——以用户为中心的大众创新、共同创新、开放创新,已成趋势。

在埃里克·冯·希贝尔看来,在新兴的以用户为中心的创新系统中,所谓创客,正是“领先用户”。他们对产品或服务所作的创新领先于市场潮流,通常具有较强的商业吸引力。而企业界,则需要重新设计自己的创新流程,搜索创新需求,并通过为创客提供新产品开发所需工具来帮助创客进行创新。

李大维说,某种程度上,创业的技术门槛已经消失了。譬如智能手机,源代码、物料、设计都是公开的,谁都可以做。而且,正如埃里克·冯·希贝尔所言,“个体用户不需要开发他们所需要的每一件事物,完全可以利用其它创新者开发并愿意无偿共享的创新。”创客不是从0开始,而是从95%开始,只需要关心最后的5%。很多创业项目,没有资金,只有一个PPT,也可以直接做。

创业服务机构飞马旅CEO袁岳认为,现在创业和当年把养老钱、吃饭钱拿出来创业,赔了要跳楼的时代已经大不一样。互联网时代创业门槛很低,微店可以做到一键注册,失败了也没关系。

再看“柴”“火”有几多——

互联网教育平台沪江网联合创始人于杰一直念叨一个故事:平台上一个姓苏的老师,在线教英语背单词,7天的时间就赚了40万元。“有了这样的经历,她再也不愿意回到体制内了。我们现在启动了一个‘蚂蚁’创客空间,吸引名师出来做工作室,最大限度地释放教育生产力,同时实现个人价值。”

王雨豪说:“我发明了一个词叫十倍律,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创富能力已经比PC互联网时代增加了10倍以上。这是一个谁都无法忽视的巨大力量。”

主观上,创业者自身受到全民创富的极大感召,客观上其创新对社会福利具有积极的推动效应。二者汇流,便成就了一幅幅如火如荼的创业图景。

创业:陪我上市敲钟,不如陪我深夜痛哭

“亲爱的,我们去创业吧/我带着你,你带着钱/物联网也好,可穿戴也罢/横穿大数据的风口/暴走云端。”

这首火爆于各大创业群里的创业歌,信息量很大。

与之相呼应的,是一句互联网创业圈子里最热门的行话:“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。”

热情是必需的,但冷静必不可少。——“猪就算能飞一会儿,等风停了就变成了死猪。苍鹰能飞上云霄,就算没有风口它也能飞得起来。”

上海市商委主任尚玉英很认同圈里的这个观点。她在一次讲演中分享部分投资人的观察与思考:“现在有一批创业者,一窝蜂地跳下去找风口,找不到风口就在地上装个鼓风机,没有鼓风机就趴在地上干吹,也要把猪吹起来。”但现实总是很骨感,“创业项目能拖到上市的几率比三次打雷击中同一个人的概率还要低。”

“创业容易,成功很难。”飞马旅CEO袁岳说,当下创新创业的社会气氛十分浓厚。这当然很好。不过,成功创业的概率可能只有百分之一,所谓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。但有一千万人进来创业,产生“将军”的量自然也变大了。

正因为如此,专业的培育、服务体系不可少。飞马旅、起点创业营……这些投资机构,同时也是创业服务组织,听起来颇军事化的名字,其实都想传达一种信号:创业是一场实战,不是小孩玩游戏。

“飞马旅的发起人,包括俞敏洪、江南春等很多创业成功人士。我们要求这些大佬定期抽出时间,与创业者沟通交流,帮助他们提高。我们投的一些企业,如果到了B轮融资阶段,也可以辅导新人企业,让他们更快学会面对市场。”袁岳说。

市场、商业模式、估值……这些热血又冷酷的词汇,并不是创业投资的全部。尤其对于很多天使投资人来说,投资一个创业项目,赚钱还不是第一位的。“好的创业项目肯定是让社会变得更有效率,改变很多人的生活。只要创造价值,肯定会赚钱,给所有人带来惊喜。”天使投资人查立说,他们不在乎创业者成功了之后一起去上市敲钟,更在乎绝境中给你打电话一起深夜痛哭,因为这是大家共同的梦想。

博派资本创始人郑兰投资了热门游戏“刀塔传奇”,去年10月,有家大型公司给出50亿估值要求收购,“刀塔传奇”开发人王信文却没有卖,很多人说他不懂“见好就收”。王信文咨询投资人的态度,郑兰认为,创业者在这个年纪,能做出这么一番事业,就算以后公司估值再回到起初的15亿元,还是很了不起。作为投资人,能支持一个年轻人的梦想,那是十分荣幸的事情。

在郑兰看来,不管以后上市也好,或者市场给出更高的估值,投资人都不用给创业者太大压力,而是用耐心去支撑他们更大的梦想。

政府:做一个“安静的美男子”就好

“三公里30分钟,保温保鲜配送外卖。”这听上去是一个不错的创业点子,事实也证明这个名为“趣活美食送”的创业项目找准了众多懒人的“痛点”,创办3年营收突破亿元。

“根本不愁市场,今年有34个城市要加入我们的网络。头痛的是资质,做到这么大,我们惊讶地发现公司竟然没有合法身份。”“趣活美食送”销售总监颜现富说,即时配送这个行当,既不是快递,也不算物流,在工商部门现有的登记范围内无法注册。

“不是我不明白,只是这世界变化快”——对于政府来说,互联网时代各种商业模式瞬息万变,时时刻刻都面临着一个新行业崛起、一个旧行业被颠覆,然而现实的社会管理却充满着条条框框,“创业公司要成立要注册,分分钟可以被折腾死。”这个时候,政府需要的或许就是放手,做一个安静的“美男子”,放飞大众的创业梦想。

对此,查立深有感触。有次他去参加一个草根创业活动,主办方说有领导来参加,但一到场发现都是创业者。于是,大家都放下了“官话”的发言稿,开始说“人话”,最后还不忘吐一顿政府的槽。等大家喷完了,才有人看到,领导就坐在会场后面静静地听着。

那一刻,查立不禁感慨:“就这样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,其实挺好——政府不必直接参与到商业和市场中去,一进来就容易制造泡沫。”

袁岳也不讳言,飞马旅不申请政府的资助。“企业是从风浪里打拼出来的,政府资助也好、免费也罢,很少能吸引优秀的人才项目。很可能政府出了一点钱,就要指手画脚。还不如自己去做,从市场获取回报。”

当然,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,并不是指做淡定的睡美人。培育创新生态政府责无旁贷。

起点创业营位于上海闵行区莘庄镇,有三层共计两千平方米的办公场所。百余平方米的大办公室配置齐全,创业者每月花350元就能租到一个位置,政府还补贴一半租金。创业营的楼上,有提供工商登记和税务方面的公共服务。创业者只需专注创业,无需分心其他。

上海闵行区委书记赵奇坦言,“政府不能主导创新,因为效率比较差。政府应该是让创业创新有更大的空间和更低的成本,尤其要为中介组织提供优质的政府服务,比如会计和律师事务所、天使基金和创业培训机构等,低成本中介组织的最终受益者正是创新企业。”

观念之变带来政府管理体制和监管模式的不断创新。对此,很多创业服务机构已经感受到了。袁岳说:“在创业创新这件事上,政府比以前谦虚多了,会尊重专业意见。”

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”2015年,创新神州,创业中国,历史已有约定,你约吗?(记者徐寿松、何欣荣、叶健、周琳)

成都到北京物流

成都货运公司

重庆商品车托运

相关阅读